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短篇小说]暗恋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fanghuzhai

#1  [短篇小说]暗恋

暗恋

鸭窝营镇上的茶馆里,坐着两个大爷,一个头发全白了,一个头发全秃了。秃头发大爷面前摆了一套茶具,看样子是自己带来的,是个品茶老手。白头发大爷喝茶的动作有点不自然,缺乏一个茶客应有的从容,优雅。显然对于他来说,茶就是解渴的东西而已。

两个人一边喝茶,一边聊天。

老弟啊,白头发大爷说,老哥最近有点烦。

怎么啦?秃头发说。

最近哪,我那个文化馆图书室常常来个女的,带着个孩子。时间长了,我有时候能和她聊几句,原来她正在上红旗夜大。可是这个女的话不多。为什么老一个人带着孩子来,我就捉摸不透。

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

我是挺喜欢的。那个女的模样周正,眉清目秀,好学上进,孩子调教得也挺乖的,从来不闹。他妈看书,他也弄本小人书那看。老哥的确有点想进一步接触接触。毕竟一个人时间太长。你看你跟弟妹过的多滋润,也不替老哥操操心。我想着,我岁数大了,身边没个人总不行。还有哪天我出点事,后边一大摊子事谁料理啊。

那你没先打听打听她是个什么情况?没准人家有丈夫呢?

我看着不像。饭点的时候她也不走。买个盒饭在大厅跟孩子块堆儿吃。

嗯,就算你看上了人家,人家有没有择偶意愿还另说着呢。对了,还没问你那人多大了?

我估摸着三十五、六吧。

秃头大爷一脸惊诧:你够能想的啊。在旧社会人家都能当你闺女了吧。

话不能这么说,你看人家杨振宁不是过得挺好的吗?

你能跟杨振宁比么?你有原子弹么?

咱有精神原子弹啊。再不济咱也是大专毕业的吧。现在又在文化馆工作。在那个《诗刊》啊,《星星》啊也发表过点子作品是吧。

扯蛋!哪辈子的陈芝麻烂谷子还翻出来说。现在是崇拜精神原子弹的时候吗?

咱物质上也不算差啊。房子咱有,虽说还是单位分的老居民楼房子,可地界好,无论是卖还是拆,都不少钱呢。退休金咱也有。我前几年写的那本天宁寺塔考,学者们挺重视,再版了好几次,版税也拿了不少。

哼,你有钱谁都有钱了!有钱也没见你弄辆车开开。老骑着你那破二八飞鸽。上趟北京还得坐公交。就冲这个,也没哪个年轻女人愿意跟你。你当现在还是两张单人床往一块儿一拼就结婚的时代啊。

白头发突然转了话题说,刚才你说什么原子弹?杨振宁不是搞原子弹的吧?

管他搞什么的呢,反正人家有名有利,还是世界级的学者。人家有那个资格82-28. 你就别做这个梦了。

我也不想学杨振宁。过去有人给我介绍四十几岁的,我都没答应, 觉得太小了。太老的找太小的,本身就是自私嘛。到时候你不行了, 冷落人家还用个名分做紧箍咒,算怎么回事啊。再说女的又都比男的长寿。到时候你归西了,撇下人家上不上下不下,也不人道不是?

可不是吗。顶不是东西的就是孙中山。勾引老朋友的女儿,害得宋庆龄顶着国母的名号守寡一辈子。

那也怪不得孙中山。是共产党要她顶着。搁过去,溥仪的老婆文绣不是还能离婚独立吗?

那婉容呢,不一样顶着皇后的名号潦倒终生?

白头发大爷叹了口气说,哎,也真是的。婚姻这东西,开头都挺好,可最终怎么个结局,谁都难料。不说那最后夫妻反目闹破天的,就说维持着夫妻名分的,时间长了,各自心里头互相的看法,指不定有什么变化。依我说,要是真喜欢一个人,就拿她当菩萨供着,那样她就永远年轻,永远美丽,你对她的那份感情也就永远洁净。你要是非娶过来,那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事,床上床下的事,到底是让你们彼此在对方眼里更美了,还是更丑了,不好说。你要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干脆, 别结婚!

秃头发大爷冷笑一声:哼,我看你不是也挺明白的么?还烦什么恼?

白头发说,话是这么说。可这人都有个七情六欲,就算是老和尚,也难免没有不动凡心的时候。我烦的就是,明明知道是非分之想,也排除不掉。我现在就是个吕布,坐也貂蝉,立也貂蝉,卧也貂蝉,行也貂蝉。真是烦—-杀—–老—-夫—–也!(京剧念白)

边儿呆着去吧。秃头说,还吕布呢?我看你就是一饭三厕的廉颇,老卖年糕的赵云!我说呀,你要是真对人家惜香怜玉的,就学学关云长千里送嫂,不动邪念。你要是能帮衬人家点呢,就帮衬人家点,比如赞助点学费伍的,要是帮衬不上呢,就远远地瞧着,暗暗地恋着,没事别招惹人家。 你说你单着吧,也十多年了,不容易啊,别回头一念之差,再坏了晚节。

白头大爷眼一瞪:怎么说话哪?单身就是辉煌晚节啊,找对象就是违纪腐败啊?

我不是那意思,秃头大爷说,我是觉得你这个定位从一开始就错了。你说咱们这岁数吧,撑死了找个小咱们十岁以内的。差距再大了,别的不说,共同经历,共同语言就很少了。你想想吧,你丫博览群书的时候,她还乳嗅未干(注,改动一字,避免误读),你说你们能凑一块儿去吗?年轻,漂亮,是挺诱人的。可是过日子不光是男女那点事。咱小时候不是老唱那个儿歌么:小小子,坐门墩,哭着喊着要媳妇儿。要媳妇儿干嘛?吹灯上炕,点灯说话。这里边至少50%是说话。要是话都没得说,时间长了炕也别上了。这女人跟男人不一样。男人就是个污浊之身,什么都不吝。女人她讲究个精神,讲究个诗意,没精神没诗意,那事儿她就觉得噁心。最后这夫妻关系就受影响。

你说的这些我也懂。可老哥我这辈子净走背字儿了,没享受过几天夫妻恩爱。万一,我是说万一,我跟她能擦出点火花呢?那我也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了。

哥们,你几零后啊,玩这时髦?当心你的心脏病。你受得了感情之船的颠簸吗?你现在是要寻找避风港的岁数了,不是大风浪里练红心的年龄了。你玩不起琼瑶阿姨的游戏,也耗不起一场恋爱持久战了。来来来,别扯闲篇了。喝茶!

这茶喝到什么时候才能喝出点味儿呢,白头发大爷说。


2017-5-9 10:3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2  

有趣,盼下文。


2017-5-9 14:1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fanghuzhai

#3  

暗恋 2

过了一阵,秃子老头又和白发老头一块儿堆儿喝茶,秃老头自然就问起白老头上次他说的事怎么样了。白老头说,能怎么样啊。人家就是个读者,又那么年轻,我怎么好舔着脸凑近乎啊。

她不是老带着个孩子吗,你可以没事给孩子买点糖什么的。

这个我倒是做过。夏天的时候不时地买个冰棍儿。

那她怎么反应?

人家挺客气的,每次都要给我钱。我当然不能要。末了她也就让孩子说谢谢爷爷。

哈哈哈,谢谢爷爷?人家话里有话哩。你是孩子的爷爷,跟她没戏。

可不是吗,你说我有那么老吗?我就说,别介,您抬举我了。谢谢大伯差不多。

那她怎么说?

她?没说话。

得,人家不承认,你完了。

白老头叹了口气,说, 我知道我没戏,可我就是放不下。脑子里三天两头想着。

秃老头给他续了一杯茶,问,我问你啊,假如,咱们说是假如,人家表示能接受你这个老头,你就真的能娶她吗?

白老头翻了翻白眼,说,嘿,你还真问着了。我还真不敢。

为什么呢?

为什么?虽说认识这个人时间也不短了,可是我老是觉得她是个陌生人,是个谜。你说她来看书吧。我老远瞅着,人挺文静,挺漂亮,挺大方,特招人喜欢。你就想着啊,要是这个人成了你家的女主人,那绝对是蓬荜生辉。上厅堂那是绝对没得挑的。没准也挺会做饭。可就是差一样:我觉得跟她不是一路人,近乎不起来。

谁跟谁一开始就很近呢,还不是得交往?

话也不能这么说。过去人给我介绍过几个。有的没见几次面就熟络的不得了

那你怎么没定下来一个?

工作不好找,户口不好上,就算了。不过我明白一个道理。人跟人熟不熟,不在于认识多久,了解多少,而在于两个字。

什么字?

愿意! 你看那外国电影里,结婚的时候,主持人都问你愿意不愿意给这个人做老婆。这人要是愿意,马上就能熟络起来,要是不愿意,整天对面坐着也是陌生人。我来这以前那个单位科室有个大姐,一块儿共事快十年了,也没过过什么话。她有什么朋友,下了班喜欢干什么,我一概不知。别的同事要是遇上点事,免不了办公室里也说说。就算别人出不了什么主意,说说也比闷着好。可这位大姐,我是从来没听她说过。

没准人家一帆风顺呢。

怎么可能,是个人就有事,不是这事就是那事。人这一辈子,谁还没个坎儿啊。

那就是她太私密了吧。

就是。这种人,交不起来。

那你那位是不是也是这样?

人家跟我又不是一单位的,犯得着告诉我什么吗?

那这就难了。人家不会接近你。你也没理由接近人家。就算你给人家小孩买根冰棍儿,人家谢谢你也就够了。可是,按照你的逻辑,按照我说的假设,那假设人家接受你,不就马上熟悉起来了吗?

老哥啊,问题就在这个假设上。这个假设它根本成立不了!

得,绕来绕去又进死胡同了。看来你得找个突破口。

突破口?人家是隆化城防固若金汤。

那你就当董存瑞牺牲了算了。

俩人哈哈大笑。

秃老头把剩茶都倒了,另洗了杯子,拿了另一个罐,说,尝尝我这庐山云雾。

两个人喝了一会儿,没说话。然后秃老头说,你也忒轴了。明知道不呢能的事,还动什么心思?

白老头指指脑袋,又指指心,说,它这儿跟这儿,打架。

我给你支俩招,一个是侧面包抄,一个是正面进攻。侧面呢,就是你留神她跟谁有来往,托人探探虚实。正面呢,你就豁出你这张老脸,直接跟她说。

正面不行。万一失败,人家以后不来这看书了。我给谁买冰棍去啊。侧面倒是个理儿。容我观察一段再说。


2018-1-3 13:4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小说界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