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sunlover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伊甸文库】
   
 
标 签   文集首页 小说界 诗苑 散文天地 纪实录 文史哲 艺术之声 综合类 侃山闲聊 图库 书市文摘
主人:thesunlover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古罗马暴君尼禄

古罗马暴君尼禄


尼禄·克劳狄乌斯·恺撒(Nero Claudius Ceasar,公元37—68),罗马帝国克劳狄乌斯王朝最后一个皇帝,罗马史上出名的暴君。

尼禄出生于罗马的贵族家庭。他的父亲是格涅乌斯·多米提乌斯·阿盖诺巴尔布斯。当尼禄3岁的时候,即公元40年,他的父亲死去了。尼禄是由其母、奥古斯都的外孙女阿格里皮娜抚养大的。阿格里皮娜是个阴险多谋、贪极好势的女人。阿格里皮娜毒死她的第二个丈夫之后,出于虚荣和野心,嫁给了她的舅父、罗马皇帝克劳狄乌斯。阿格里皮娜成为帝后之后,为巩固其专权的地位,一方面将其亲信阿佛拉尼乌斯·布鲁斯委任为近卫军长官并以此为支柱杀掉其政敌与情敌;另一方面,从公元48年开始,不断地施展各种阴谋诡计给尼禄以权力,她迫使克劳狄乌斯放弃让他亲生之子布里塔尼库斯作为继承者的合法要求,而给她与前夫所生之子尼禄以继承者的恩宠。

公元51年,克劳狄乌斯将尼禄收养为子,并将他与前妻麦萨林娜所生之女奥克塔维娅嫁给尼禄。公元54年,克劳狄乌斯被毒死了。对于克劳狄乌斯之死,尽管史家有不同的说法,但是很可能出于阿格里皮娜的毒手。克劳狄乌斯死后,阿格里皮娜继续施展权术,她一面指使布鲁斯统率的近卫军控制揶马局势,并迅即杀死她在军事方面的反对派,使军事集团屈从她的势力之下,同时,她又迫使早巳无多大实权的元老院,俯首听命地把一切权力交给她的儿子。就这样,尼禄登上皇帝的宝座,成为罗马政治舞台的中心人物。尼禄既没有赫赫战功,又无治国之才,他所以能够成为罗马皇帝,只是由于宫廷政变的结果。这充分说明元首制已完全蜕化为公开的君主制。

尼禄从小生活在克劳狄乌斯王朝宫廷之中,在充满了腐朽虚荣和阴谋倾轧的环境里长大。他所受到的不良教养和影响使他早就放荡不题,完全腐化了。特别是称帝之后,他奉行着“君主所为,尽皆合法”的原则,过着荒淫无耻的生活,不仅他的官殿而且连罗马的街道也都变成狂欢作乐的地方。尼禄当政之初,由于他的放荡和无知,不理政事,实际政治权力控制在他的母亲及其同谋者的手里。

尼禄最初还敬畏阿格里皮娜的权势,但也逐渐怨恨起她对他的控制,而这种矛盾随着尼禄对阿格里皮娜不满情绪的增长,越来越尖锐。阿格里皮娜为了专权执政,在她唆使奥克塔维娅控制尼禄的同时,又给尼禄施加政治上的压力,她公开宣称要以布里塔尼库斯来代替尼禄。这一点使得残暴成性的尼禄怀很在心,他于公元55年,害死了14岁的异父弟弟。这一作法,进一步加深了尼禄母子之间的裂痕。公元58年,尼禄结识了轻狂而毒辣的罗马贵夫人波培娅·萨宾娜(元老院元老、后来的皇帝奥托之妻)。据塔西陀所说,萨宾姻“什么都有:美丽、聪明、财富,祥样俱全,可就是缺少一颗正直的心”。在萨宾娜的影响之下,尼禄要求与奥克塔维娅离婚,以摆脱阿格里皮娜的控制。而阿格里皮娜则极力反对尼禄这一行为,并对萨宾娜产生仇恨。这样,尼禄与阿格里皮娜之间的矛盾已到达了不可调和的地步。公元59年尼禄组织了杀害其母的阴谋。他准备在阿格里皮娜乘船的时候将船沉没。但这个阴谋未能得逞,于是他便下令派遣近卫军结果了阿格里皮娜的生命。

阿格里皮娜死后不久,当时能以军事力量控制罗马的布鲁斯也死了;而受克劳狄乌斯委派担任尼禄教师的塞涅卡,也因恐惧尼禄的残暴,退出政界而隐居起来;那些在克劳狄乌斯统治时期富有政治经验,并且任各种重要职务的解放奴隶也被排斥在政界之外。这样,尼禄上台初期,能给尼禄以影响的人物及其代表的政治势力都已经不存在了。相继而来的便是一些投其所好、百依百顺、并为尼禄所宠信的人。这些人阿谀奉承,助纣为虐,有意放纵尼禄的一切罪恶行为。尼禄肆无忌惮地行其所好,大肆挥霍,终日沉缅于声色犬马宴庆游赏之中,在罗马政治舞台上演出了一幕幕丑剧。

自诩为多才多艺的尼禄从公元59年起开始做公开的演出。他在宫廷中举办极其豪华的赛会,自己则作为朗诵者、歌手、演奏师乃至角斗士登台表演。当他发现罗马人对他的表演技巧和艺术才华不够重视的时候,还在大队的随从的保护与簇拥之下,于公元66年末,到希腊进行公开的演出。他在那里度过了一个整年的演出生活。他参加奥林匹克和科林斯赛会,扮演各种角色。由于希腊人对他的艺术才能和精彩的表演给予了足够的热情和赞赏,所以他宣称,希腊人是唯一能欣赏音乐的人,只有他们是尊重他的成就的。为此,他赐给希腊以自治权。

在尼禄吟诗作赋,歌唱演奏、竞技角斗的同时,经常伴以规模不同、形式各异的宴会。据塔西陀记载,这类宴会以尼禄的宠臣、近卫军长官提格利努斯在阿格里巴湖上所举行的宴会员为典型。塔西陀写道:提格利努斯制作一个木筏,放在阿格里巴湖上,在筏上安排一个宴会。他准备一些小船当作拖船,拖动筏子在湖中心荡漾。小船都是用黄金和象牙装饰的,荡桨者是一色的娈童,按年龄和淫荡的程度排列起来。他从山南海北搜罗各种珍禽异兽甚至从大海里捕来了海洋生物。在湖岸的一边,没置了冶游的院舍,里面有的是贵族妇女。在对岸.则是一群裸体的娼妓,搔首弄姿,跳各种猥亵的舞蹈。当暮色渐深的时候,从湖滨所有的丛林和房屋里开始传出一阵互相应和的歌声,到处都亮起闪烁的灯光。尼禄沉缅于这种腐朽、放荡生活之中。然而他并没有因此而满足,更有其者是“他按全部合法婚姻形式把自己嫁给一名叫毕达哥拉斯的娈童为妻。皇帝头上蒙着面纱,旁边站着证婚人。设奁、合欢床等都销陈出来,婚礼的火炬高高烧起。一切都公开”。尼禄就这样荒淫无耻达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尼禄这种腐朽、没落的行为,除其主观原因外,也有其深刻的社会根源。昔日的罗马统治阶级,为寻求更大的物质利益,极尽侵略、掠夺之能事,对世界各地进行了长达几个世纪的罪恶战争,建立横跨欧亚非的大霸国。无数的土地囊括在他们的版图之内,数不清的奴隶和财富听任他们的奴役和挥霍。他们得到了他们想得到的一切。现在他们对政治活动巳失去兴趣,而耽于生活享乐。对此,苏维托尼乌斯曾过如下的记载:“两个上等阶层的许多成员,有男的,也有女的,部在赛会见担任演出角色。400个元老和600个骑士在半圆形剧场中参加白刃战……。他们也出场与野兽搏斗,并担任竞技场中各种别的角色”。这说明,罗马社会的上层分子已经完全腐化了。尼禄作为统治阶级的代表人物,成为罗马上层社会享乐的活标本是合乎逻辑的。尼禄甚至想放弃王位,他重视自己参加竞技和演戏所得的荣誉胜过自己作为君主的荣光,也是不难理解的。因此,可以认为尼禄的无耻行为正是罗马统治阶级腐化堕落恶性发展的一个必然反映。

公元64年夏天,罗马发生火灾。大火继续了9天,全城14区只有4个区保存下来,3个区化为焦土,其他各区只剩了废墟。大火对罗马城的人民说来,无疑是一场空前的灾难,无数的生命、财产被火舌所吞噬。据传说,正当罗马城变成一片火海的时候尼禄“曾登上自己的舞台,高歌有关特洛伊毁灭的诗篇”,安然自在地现看烈火燃烧的场面。虽然尼禄也采取某些措施,解救难民,但只不过是为了敷衍群众,作作应景文章而已。大火之后,尼禄利用自己祖国灾难的机会,抢先修建了自己的“金屋”。据塔西陀记载“这座王宫的出奇之处,并不在于那些司空见惯的和已经显得庸俗的金堆玉砌,而是在于野趣湖光,林木幽深,间或阔境别开,风物明朗”。尼禄修建的新官以其校廊、浴场、水池、动物因占据了从帕拉丁努姆山岗至埃斯奎林努斯山岗间罗马最中心的地区。整个宫殿内部用黄金、宝石和珍珠来装饰。餐厅有象牙镶边的天花板,天花板是转动的,为的是可以从上面撒花,而香水则从管中喷出。在浴池里既有海水也有泉水。当尼禄看到这座富丽堂皇、豪华别致的伟大建筑物时,他赞叹地论“这才象个人住的地方”。

由于尼禄胡作非为,人们传说着,64年的大火,是因为尼禄厌弃简陋的旧城,或者是为了欣赏火光冲天、别开生面的景致而将罗马城纵火焚之。虽然这些说法与事实不符却不胫而走,流传很广。尼禄为了消除在人民群众中产生的不满情绪,便逮捕一切纵火嫌疑犯。据塔西陀所记,这些人是“当时负有恶名,为人所厌恶的一群被称为基督教徒的人”。对于这些“罪犯”,尼禄施以最残酷的手段,“有些被用兽皮蒙起来,让群犬撕裂而死,有些则被缚在十字架上,黄昏以后点火燃烧,当作火把,照明黑夜”。尼禄此番暴行,原意是想借此转移人们视线,引起人们对“纵火犯”的憎恨,但事与愿违,反而进—步暴露了这个暴君的凶恶。

尼禄无耻的放荡行为,无止境的挥霍与浪费,使罗马帝国很快地出现了财政枯竭、危机四伏的严重局面。国库的积存花光了,士兵的薪响和退伍老兵的奖赏停发了,货币贬值了。为了扭转这种局面,尼禄实行了两项主要措施。其一是增加赋税,极尽搜刮之能事。象塔西陀指出的那样“当时意大利已经因捐税的压榨而变成一片荒凉了。行省也都破了产。甚至诸神自己也成了受掠夺的一个方面……罗马国家当昌盛或危难期间因战争凯旋或向神许愿而历代奉献的黄金,都已搜刮无遗了。在亚细亚和阿凯亚,不仅呈奉的献品,即连神象本身也都被劫走”。其二是以“侮辱尊敬法”以及种种莫须有的罪名没收有钱人的财产。尼禄对所有死人的财产,只要死者在遗嘱中“表示忘恩”而没有将大部财产献出来,其财产就要全部没收。对反对他的罗马贵族、行省总督和统帅,尼禄可以再任何时候将他们变成恐怖政策的牺牲品。

尼禄的例行逆施,引起各地和各阶层普遍的不满,反抗的情绪日益激烈。早在尼禄执政之初,即公元60年,在不列颗就爆发了以伊塞尼部落女王鲍狄卡为领袖的反对罗马无限苛索和迫害的起义。起义者击溃了罗马的军团,占领了罗马在不列颠的首府卡穆洛敦和伦丁尼亚,杀死80,000罗马的移民和商人。但后来被镇压下去。

公元65年罗马贵族阶层组成了以富有声望的盖乌斯·卡尔普尔尼乌斯·皮索为首的刺杀尼禄的集团。参加这个集团的有元老院元老、骑士、军官、诗人和哲学家等40余人,其中包括近卫军第二长官费尼乌斯·卢福斯、诗人安奈乌斯·卢库鲁斯,哲学家塞涅卡等。他们准备趁尼禄出席竞技场时把他杀死。但是,由于皮索等人的优柔寡断和事机不密,计划被揭露。尼禄对此当然不能善罢甘休,随之而来的便是逮捕、拷打与屠杀。这个集团中有18人被处死,皮索、卢库鲁斯、塞涅卡被尼禄勒令自杀。尼禄的老师塞涅卡因为积累大量家资,早就引起尼禄对其财富垂涎欲滴,得此机会是不会放过的。

公元66年巴勒斯坦爆发了大规模的武装起义。巴勒斯坦人民一方面蒙受罗马统治者的剥削与压迫,同时还受到当地高级僧侣与大奴隶主盘剥与搜刮。处在双重压迫下的人民群众,愤然举起义旗。在耶路撒冷,罗马的总督弗洛鲁斯被起义者所打败,罗马驻军和一部分亲罗马派的贵族被杀光。叙利亚总督率军前往耶路撒冷镇压,又被起义军所粉碎。与此同时,在加利利城.也爆发了以约翰和西门为领袖的起义,农民。手工业者及解放奴隶参加了起义队伍。起义迅速遍及犹太、撒马利亚等地。尼禄派出韦斯伯西安努斯[后来的皇帝,国内一般译作韦巴芗]镇压起义。公元67年,他率领50,000大军在巴勒斯坦开始军事行动。但是,翌年,当他听到了罗马贬黜尼禄的稍息之后使停止了军事行动。

公元68年,更大规模的起义在高卢爆发了。领导这次起义的是尼禄派往南卢的副将盖乌斯·尤利乌斯·文德克斯。他在讨伐尼禄的檄文中公开宣布,起义的唯一目的就是从暴君手中把罗马解放出来,推翻“丑角元首”的统治。文德克斯的号召,得到了帝国西部行省总督及军队统帅普遍响应,在他的周围迅速集结了十万之众。西班牙和阿非利加行省的总督也都效仿文德克斯,集结军队,讨伐尼禄。虽然日尔曼军团击败了高卢起义军,但不久以后日尔曼的各个军团也起来反对尼禄,并宣布他们的指挥官维尔吉尼乌斯·鲁福斯为皇帝。这样,至68年夏天,罗马帝国历史上骄横一时的尼禄已经处在四面楚歌之中了。

面对如此严重的局势,尼禄拿不出什么好办法来挽救其即将灭亡的命运。于是,他想出一个极其荒谬的主张,他打算作为一个歌手和朗诵者,到起义者中间去,妄想用他那“动人的歌喉”战胜与他誓不两立的反对者。他说:“我仅用表演和歌唱在高卢就能再一次获得和乎”。然而,事态的发展并不能象尼禄所想象的那样。此时,一向是元首的心腹一一近卫军也开始背叛尼禄。近卫军长官萨宾努斯看到尼禄大势已去,为了自己的生命和财产,他投到反对尼禄的加尔巴那里去。唯元首之命是从的元老院,面对既成的事实,也宣告尼禄为人民公敌。要对他处以死刑。至此,尼禄已经走头无路。逃出罗马之后,在城郊他的解放奴隶的住宅里自杀了。在自杀之际他还不忘他那“高超”的艺术才能,叹息论“多么伟大的艺术家要死了!”


【转自多家网站,文章起始来源及作者不详。特此致谢!】


1 评论

有一部电影Quo Vadis演得很形象。

当然,不止一部,同样一本小说拍了许多部。

xw  [评] 2007-3-20 14:53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